1061401670  

'nana自小就是個對語言很敏感的小孩
因為對語言的敏感
她幾乎沒有「臭奶呆」的階段
路人還曾質疑我是不是從小給她聽對岸的正音CD
不然怎麼剛學話的小兒就有點北京腔?
很小就用成熟的詞語也是一點
並且鮮少有張冠李戴的時候
(當然,偶爾用錯詞也是我們家人茶餘飯後的笑點!)

但媽媽認為環境非常重要
上了學後的小ㄚ頭
雖然早就能分辨捲舌音的不同
還常糾正爸比不準的發音
(也不懂她何時會的,但我記得自己小時候為了這些相同的音,和老爸耗了一個下午仍然搞不懂,老爸快氣死了!哈~)
可是自己卻和同學一起「老斯!老斯!」地叫
啊~以前不是說得挺標準的嗎?冏~

好啦!這不是重點
我要說的是---對語言敏感的小孩,理解力強
在校,老師常誇她很能掌握問題重點
而且常常我故事一說出口
她的腦袋裡已經出現生動的畫面了
所以,用故事中的人物恐嚇她非常有用(大誤,好媽媽千萬別學!><)
兩歲時去上律動課
老師在課程安排的大野狼捉小羊
才說完大野狼的恐怖,ㄚ頭就大哭不肯進教室

做月子期間
老媽為了安撫她沒我陪在身邊睡常做惡夢
開始敎她念大悲咒和白衣神咒、心經
還告訴她這是可以保佑她不做惡夢的方法
就這樣,ㄚ頭把這些咒都背起來
還非常相信這些咒的功效

1061401663  
「語言」在她生命中一定佔有很大的位置吧!

語言本身就是一種咒啊~

前陣子被友人一語戳破我們親子相處的問題
常常我們在教訓她時,話題不知不覺就被'nana主導
我們夫妻只好被她牽著鼻子走
例如:上回她折破珍珠板事件
我們夫妻倆正告訴她「弄壞人家物品」事情的嚴重性
為了告訴她---有些東西壞了賠不起
爸爸甚至舉例:小時候玩球眼睛差點失明的往事
結果,ㄚ頭問:「為甚麼眼鏡破了眼睛會失明?」
馬上把話題拉走,爸比還呆呆順著她的話解釋水晶體什麼的......
所以最近教訓她時,我們都互相提醒
無論話題又被她扯到哪兒
一定要拉回主軸
免得失去教訓的意義(唉~~~)
這是伶牙俐齒的孩子,令人討厭的地方
尤其還會在爸媽教訓她時,捉人語病......

1061401656    
最近小ㄚ頭迷上「哈利波特」系列叢書
雖然有小咪作亂,三兩天說一段
不知不覺也快說完第一本
'nana非常沉迷我口述的劇情
而且記性挺好
每次開講前,我都先問問她上回講到哪
有回在車上談起霍格華茲四大學院
我和她爸都想不起「雷文克勞」
只有她想到大概的名稱呢!
(雷文克勞真是個容易讓人遺忘的名字呀~)
這ㄚ頭還把魁地奇球的規則也搞清楚了
(還不如把新敎的鋼琴曲子多練幾遍~)
《哈利波特》故事裡,開始有校園人際與霸凌事件出現
說到「馬份」這角色時
'nana還噗哧一笑:
「我知道他為甚麼不喜歡人家提他的名字!」
「馬ㄈㄣˋ不是馬的大便嗎?他爸爸為甚麼幫他取這種名字?」
書中的「石內卜」「佛地魔」「馬份」......這些角色
都和她平日聽到的故事不同
因為這些人物有很鮮明的個人特質
並且將來她面對的現實生活很可能出現這類人物(當然魔法部分除外)
相較於童話或卡通中的負面角色
《哈利波特》的壞人其實更顯得真實

平日'nana不肯睡覺時,我會用一堆妖魔鬼怪恐嚇她快閉上眼
其餘我鮮少告訴她外頭現實的恐怖
一味敎她要寬容、要分享、不可自私
也是有感她的敏感,會不會太早對外界充滿心機與恐懼
前幾天和老妹談到何時該教導小孩現實的詭詐
其實很想她多單純幾年
又怕她不解人事黑暗而受傷害
唉~媽媽我真是兩難!

家中選書總是盡量溫馨可愛
結果這ㄚ頭也是一派天真浪漫
那天我看著小咪臉上的口水疹,忍不住嘆道:
「小咪啊~妳萬一毀容怎麼辦哪?」
在旁幫小美樂綁辮子的'nana若無其事接著說:
「那姐姐嫁給王子以後,妳沒人嫁,就只好跟爸爸媽媽一起到城堡來住了!」

口赤赤!妳是當真的嗎?我親愛的女兒!

都快上小學了,還這麼不切實際
媽媽真的有點擔心
馬上和阿姨借了幾本敎孩子面對性侵害、霸凌、綁架應對的書籍
昨晚說到:有老師會對小孩伸出魔爪時
小ㄚ頭一臉疑惑,連問三次:「老師耶?老師也會是壞人嗎?」
書裡說到熟人也可能會傷害小孩,例如:叔叔
小ㄚ頭又困惑了:「是認識的人耶?這樣也不能嗎?」
昨晚說的內容大概太震撼、太傷腦力
以前常常說完故事還不肯睡的'nana
居然在我轉頭餵妹妹的時候
就悄悄打起呼聲來,噗~

好啦~真的太久沒更新'nana的成長紀錄
這幾天有感而發(這ㄚ頭即將過六歲生日呢!)
拉拉雜雜言不及義扯了一堆
放幾張她的近照
也算六歲生日前媽媽對她的期許吧!

今年即將要進入小學
開始體驗真正的微型社會
(我覺得他們幼稚園真是太快樂了!哈~)
但願認識現實社會中有許多陰暗面後
我親愛的女兒還能保有童稚良善的一面

nanami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